2012年4月19日,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,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批号为100906的芬布芬胶囊和批号为111010、110114的酚咖麻敏胶囊铬含量超标,超标幅度为75%和100%。

  “良心药、放心药”,修正药业曾经传遍四方的广告语,现在看来原来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局!广告语由此改为“修正药,黑心药,害人的要”……

  就在药监局抽检结果公布之前的几小时,修正药业发布通告,首次被迫承认自己的羚羊感冒胶囊“疑似铬超标”,并召回了100901批次的羚羊感冒胶囊共计199件。

  这份姗姗来迟而且措辞含糊的通告,并没有得到舆论的同情。国家药监局随后就用抽检结果,证实了修正药业有关产品的“铬超标”并非只是“疑似”。4月20日,修正药业新闻负责人李佳、高级副总裁王之光等此前在媒体露面的高层,均拒绝回答媒体提出的任何问题。

  修正药业一直没有披露其空心胶囊的进货渠道,由于其生产的药品种类繁多,业内普遍认为,该公司不可能只从一家胶囊厂采购,因此,如果要追查缘头,会有相当的难度。

  在国内三大空心胶囊的主产区中,浙江一直被视作胶囊质量最差的地区。目前国内明胶市场上,外资企业,如法国罗赛洛、比利时PB、德国嘉利达等都有严格的质控标准。国内优势企业青海明胶、东宝生物、丰原明胶等企业则均采用动物骨骼加工明胶。而浙江地区主要以动物皮生产明胶,混杂入工业废皮的可能性很大。因此,业内有“浙江的胶囊不能买”的说法。

  “只要铬含量超过1mg/kg,就能基本认定胶囊原料中掺入了工业废皮。”按照这一标准,修正药业被曝光的三款产品无疑选用了废皮革所制的明胶。该公司迟迟不公布胶囊供应商,或许只是担心涉及更多的品种。

  在修正药业所有342个药品生产批号中,胶囊剂占到67个,比例为19.6%。这其中不乏斯达舒、六味地黄胶囊等修正的明星产品。一旦“毒胶囊”的火烧到这些药品上,修正药业将彻底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  修正药业在毒胶囊事件发生后的种种举动证明了这一点。先是由高级副总裁王之光称:“被查的羚羊感冒胶囊生产于2010年9月,当时2010版《中国药典》尚未实施,因此胶囊铬含量并不在企业自检范围之内。”

  这一提法很快就遭到了业内的质疑。这是因为,按照国标,胶囊铬含量早在1994年就有了明确限定,一直是2mg/kg。而药品生产GMP规范(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s)则要求企业对所有原料供应商进行审计,对所有原料进行检查,保证所有流程贯彻GMP的要求。换言之,王之光的说法并不准确。

  之后,修正又打起了温情牌,称将在2年内投资3亿元自建胶囊生产企业,“无论付出多大的成本和代价”,都要保证消费者的用药安全。但是,自建胶囊厂的计划实际上此前就已列入了通化市政府的日程,此时再提让人觉得只是为了抚慰公众情绪。

  可以说,修正药业的实力已经颇为强大,常规意义上的市场竞争已经很难将其击垮,如今却突然在一个小小的胶囊上栽了跟头,偶然之中蕴藏着必然。

  医药行业内通行的说法是:研发出身的老板很看重产品质量,销售出身的老板则善于打市场。为此,制药界总结出两种模式,即注重生产的“石药模式”和偏重销售的“修正模式”。修正药业的江湖地位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修正药业是修涞贵一手打造起来的企业。修家五个儿子按照“荣华富贵春”排字,修涞贵排行第四。1995年之前,修涞贵一直在通化当地交警队上班。根据2009年出版的修涞贵自传性质书籍《正道》提供的资料,修涞贵1997年下海,承包了通化医药研究所制药厂。这家工厂当时只有20多万元的固定资产,却有400多万元外债,修涞贵凭借50万元贷款起家。在他的描述中,这家工厂当时“只有这么个牌子,什么品种也没有”。

  其实,类似“医药研究所”下属的制药厂并非一个品种都没有。当时在东北很多地区,医药研究所可以说是遍地开花。东三省是我国重要的中药材基地,新中国成立后,政府在东三省扶持了一大批药物研发机构,开发利用中药资源。只是这些研究所不善于营销包装,这导致大量有价值的药品无法露出光华。

  修涞贵在通化医药研究所挖到的第一个宝贝就是“维U颠茄铝胶囊”,也就是现在广为人知的“斯达舒”。即使到现在,斯达舒仍然是修正药业的王牌产品,单品年销售额接近10亿元,这意味着斯达舒在胃药领域的绝对领导地位。

  斯达舒的工艺并不复杂,所用的只是氢氧化铝、维生素U和颠茄这三款最普通的胃药,但其价格却高得离谱。2001年时,曾有好事者对其成本进行估算,当时12粒包装、售价26.3元的斯达舒,其三类主要成分成本价不到0.6元。

  尽管修正药业对斯达舒进行了多轮二次研发,号称每年投入上千万元,以支撑其高售价,但其最早的一鸣惊人,却只是因为1999年时,修涞贵花300万元在中央电视台打出了著名的“四大叔”广告。300万元在当时不是一个小数目,不过就是这个广告,当年就为斯达舒带来了上亿元的销售回报。

  修正药业从此陷入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广告攻势中。修正药业内部分为10多个事业部,每个事业部主推一款药品,寻找明星代言。目前,修正药业共邀请了孙红雷、范明、陈建斌、徐峥、林妙可等9位明星为其产品代言,每年光代言费用就达至少上千万元,在各类媒介平台上的广告投入更是以10亿元计。

  与此同时,修正药业将代理销售模式发挥到了极致,近10万人的销售员队伍几乎零底薪,靠高额的销售提成获利。在这样的销售格局下,很多销售员铤而走险向中小医院销售,采取“走票”等造假方式规避招标限制。各地药监部门曾多次对修正药业业务员的违法销售行为进行稽查。

  事实证明,修正药业的销售策略十分成功。2007年,修正药业销售额为65亿元,2008年上升至76亿元,2009年达到115亿元,2010年又蹿升到171亿元。这种三级跳式的增长,想必令任何一家企业都艳羡不已。

  但一个以销售立身的制药企业总会有它的命门。2009年以来,修正药业药品不合格的信息,屡屡见诸各级药监部门的预警中。湖北、广东、江西、内蒙,牛黄解毒片、感冒清热颗粒、布洛芬胶囊……修正药业的产品质量隐患开始在各地逐渐露出苗头。此次的毒胶囊事件只是使这种隐患更加显性化而已。

  2001年,修正药业曾遭遇过一次严重的危机——被吊销了药品广告审批文号。据称,修涞贵当时瘫坐在椅子上一个多小时没法站起。10年过去,又一次重大危机不期而至,不知这一次修正药业将何以自处?(文/王卓铭)

注: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新闻吧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新闻吧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http://xwba.net/yule/wanghong/201905133144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