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新网昆明6月27日电 (记者 胡远航)27日,巴基斯坦枪击案唯一幸存者、云南民间登山家张京川在家乡昆明召开新闻发布会,讲诉事件始末。

  “亲眼看到朋友被枪杀”

  当日上午,现身新闻发布会的张京川身着一件白色POLO衫,依旧戴着墨镜,鸭舌帽也压低着,没有露出遭遇枪击时被子弹擦破的伤口。他称,举办此次新闻发布会是为一次性接受媒体采访,“希望以后能好好生活,不被打扰”。

  此前有媒体称,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在南伽帕尔巴特峰山脚下的酒店内。张京川澄清,事件的发生地点并非在酒店,而是在南伽帕尔巴特峰海拔4400米的前进营内。“前进营地大约有二三十人,事发当天,一支登山队离开了前进营地,进行高山适应性训练,他们也因而幸运地避开了这次触目惊心的恐怖袭击,”张京川说。

  张京川回忆称,事情发生在当地时间凌晨11时40分左右。那时,大家都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帐篷里,夜很黑,也很安静。他刚躺下没过多久,便被一阵嘈杂的声音所惊扰,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,便有人冲了进来,将他捆绑后拖出了帐篷。

  “我看到杨春风和饶剑峰也已经被拖出了帐篷,袭击者的枪正顶在他们头上。”张京川说,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后,袭击者开始向每一个登山者索要护照和钱财。搜刮完财物,几乎没等人反应过来,袭击者就把枪口对准了无辜的登山者……

  “我的命是捡来的”

  “我感觉子弹就从我耳边飞过……”张京川回忆,几乎是听到枪声的一瞬间,他下意识把头一低,而正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救了自己的命。直到成功获救,张京川才发现,自己头皮被子弹擦破了长达5厘米的伤口。

  张京川说,“其实在被拖出帐篷看到他们的武器装备后,我就感觉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抢劫。在袭击者从我手腕上取表的时候,我弄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。在躲过致命的子弹后,我开始拼命地奔跑,不停地翻滚,不停地‘之’字形奔跑……”

  来到山崖边,张京川毫不犹豫纵身跳下。“我当时并不清楚山崖有多高,只是觉得自己摔死也比被人打死要强。”张京川几乎是连滚带爬,滚到山崖下的冰河上,并迅速躲进了岸边的冰裂缝中。

  “我得把这里发生的一切传出去,”张京川说,在等待一段时间后,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悄悄潜回营地,拿卫星电话报警。“袭击者并没有离开营地,我几乎是匍匐前进,不敢发出半点声响。”


 

注:转载此文请于文首标明作者姓名,保持文章完整性(包括新闻吧注及其余作者身份信息),并请附上出处(新闻吧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:http://xwba.net/yule/wanghong/20190513314410.html